案例分享

新闻检索

  • 类型
  • 信息
  • 更多新鲜资讯请
    关注微信公众帐号

文物修复不可操之过急 四川新闻网

  发掘和保护如操作不当,往往会对那些本已脆弱的文物带来不可逆的损害。

文物修复要用足够的耐心,回归保护的初心  因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的箭扣长城,即将启动东段和南段修复工程,合计2772米的长城和17座敌台敌楼将在3年内得到修缮。 按照“最小干预”的理念,工程有许多开创性尝试。 比如设立全国首个集研究、修缮、保护、展示、开放于一体的长城修复中心;采用研究性保护的模式,先由考古专家、设计师和工匠对箭扣长城的“病因”进行“会诊”,再对症施救。   研究性保护,可以提升文物修复的安全性。

文物的发掘和保护具有不可预见性,如果操作不当,往往会对那些本已脆弱的文物带来不可逆的损害。

拿长城来说,历经风雨沧桑,很多城墙马道上覆盖着厚厚的植被、土层,难以看清地面结构。 在研究性保护的新模式下,打通研究、设计、施工等多个环节,想明白了再动手,文物修复将会更加精细可行。

  研究性保护,有利于对工匠进行全过程培养。 优秀的工匠对文物修复至关重要,然而目前传统营造技艺传承却没那么乐观。 在养心殿修缮过程中,故宫博物院按照“瓦、木、石、油饰、彩画、裱糊”六作分别进行培训,116名工匠培训合格,19位优秀的资深工匠接受了故宫博物院的聘请,为养心殿的修缮工作储备了人才,也挽救了濒临消亡的传统建筑营造以及文物修复技艺。   研究性保护还为日后的预防性保护奠定基础。

以长城修复为例,将有专业的考古、科研人员常驻,以严格的历史信息作为修缮依据,整个修缮过程也将进行全方位、科学的记录,为今后的预防性保护提供详细资料。

从长远来看,主动预防损害比被动抢险更为重要。 切实加强文物日常养护机制,减少“大修”,将促进文化遗产从抢救性保护走向研究性保护与预防性保护。

  近两年在长城修复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度修复的问题,这无疑也是一种损害。

为此,今年年初出台的《长城保护总体规划》强调,要在正确理念和观念的指导下,各地根据实际情况或者长城本身的材质进行修复。

文物修复宁可慢一些,也不可操之过急,要用足够的耐心,回归文物保护的初心,让文化遗产传承不绝,让中华记忆历久弥新。

更多查看【案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