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支持

新闻检索

  • 类型
  • 信息
  • 更多新鲜资讯请
    关注微信公众帐号

齐召南:万事从来风过耳

在《清史稿》里,共有十多位台州人立传。

齐召南(1703-1768),字次风,又号息园,天台人。 他是在明朝土木堡事变中壮烈殉国的齐汪的七世孙,为名臣之后。 童年时,召南特别聪明,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为人又老成持重,入学仅一年,就能背诵五经,被乡里称为神童。

十二岁,参加台州府考试,考后登巾子山赋诗一首,识诗的人说:齐召南是当代的陈公辅(陈公辅,台州人,状元,宋代名臣)。 十六岁,到省里考试,主考官何世琪看了他的卷子,当着全省十一府考生的面说:齐召南是当代奇才,他以后会像明代名臣王阳明一样有作为。 齐召南目光炯炯,视力远超常人。

他曾登上杭州的凤凰山,可以看清十里外隔江西兴渡口的人物和衣裳颜色。

记忆力也超群。 他赴北京考进士时,曾经住在一个县衙门里,主人有八册奇书,他征得同意借来看。 第二天分别时,同主人说,书都看了。

主人不相信,就抽出其中一册书考问,召南对答如流,一字不差。 雍正十一年(1733),在朝廷的博学鸿词考试中,召南以副榜贡生被荐。

乾隆皇帝执政第一年(1736),在廷试中得二等,为庶吉士,授翰林院检讨之职。

乾隆八年,皇帝对翰林院和詹事府的人员进行考试,召南成绩突出,升为侍读。 乾隆九年(1744),齐召南因为父亲去世,按照规定,辞职回家守孝三年。

但召南那时刚好在为朝廷校刻经史古书,参与大清一统志、明鉴纲目等编撰,他的任务是考证《礼记》和《汉书》,于是皇帝要求他回家继续工作。 三年守制结束,召南重新担任原职。 乾隆十二年(1747),升为侍读学士。

十三年,朝廷又对翰林院和詹事府的任职人员进行考试,召南得了第一名,于是提升为内阁学士,上书房行走,也即皇帝的政治秘书。

又任礼部右侍郎。

宁古塔的地方官得到一枚古镜,以为是祥瑞之事,就贡献给皇帝。 上面都是古文字,其他人看不懂,乾隆皇帝让齐召南看,召南根据上面的款识图案等内容,一一详细介绍古镜的来龙去脉。

皇帝很高兴,对边上的人说:“真不愧是博学鸿词的大学问家!”皇帝到西苑去射箭,射了十九箭,箭箭中红心,心中大喜,回头对陪侍在身边的尚书蒋溥和召南说:“怎么没有诗呢?”于是召南赶紧写诗歌颂皇帝的英武,皇帝也写了和诗,并赐给召南。 能够得到皇帝的和诗,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齐召南博学多闻,名震朝野。 当时,清政府收复了新疆,在如何设置军政机构上,一时无从下手。 大家就先到召南家询问,他一一指出,于何处设哨所,何处建驿站,何处可屯兵,如数家珍。

人们很惊奇,以为他去过新疆,他说没有。

问他怎么知道的,召南说,《汉书》地理志里就有这些内容,当年汉朝即已在西域建立了行政机构。

乾隆十四年(1749)夏,召南在上书房回澄华园途中,从马背上跌下来,头顶撞在大石头上,头颅几乎开裂,昏迷了好几天。

皇帝知道后大惊,赶紧派最好的蒙古医生治疗,并赐给许多皇家药品。

好几次派宦官特地去探望病情,再向他汇报,直到病情稳定了才心安。

他还专门嘱咐皇子宏蟾:“你师傅的病情如何了?你要时常去看看,关注他的病情。 ”皇帝到木兰围场打猎,专门派人给召南送了十五束鹿肉干。

到了冬天,召南病情好一点,就入宫感谢皇帝。 皇帝表示慰问。

召南以自己身体不好、家中老母亲需要亲自照顾为理由,提出退休的申请,皇帝不同意。 再三请求,才得到允许。 他从北京回老家的时候,乾隆皇帝赐他纱、葛各两端。

乾隆皇帝三次南巡,召南都去迎驾。 见面时,皇帝问候他的病情,并拿出自己的诗,请召南应和,赏赐也很优渥。

皇帝曾经询问天台、雁荡两座名山的风景情况,召南回答说,都没有去游过。 皇帝不相信:“这两处名胜都在你的家乡,你怎么会没有去过呢?”召南说:“两处名胜地,都山高水深,我的老母亲还在,我怕自己登高临深让母亲担心,所以一直不敢去。

”皇帝认为召南做得对,深表赞同。

另一个版本则说,沈德潜尚书经常向皇帝说起天台石梁风景奇绝,皇帝于是向召南求证。 召南说:“都是荒山野岭,根本不值得皇上去看。

”打消了皇帝的游览念头。 人们尽管笑话召南应对轻率,但也因此而敬重他。

大家都明白,齐召南担心皇帝一高兴,如果要来游览天台山、雁荡山,则当地百姓负担会空前增加,日子会更苦。 尽管皇帝准许召南退休,但依然让他担任绍兴蕺山书院和杭州敷文书院的院长。

他在任期间,培养了很多人才,对当地的文教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在士林赢得了好名声。 后来,因健康原因,召南回天台养病。

不久后,齐召南堂兄齐周华被地方官举报在诗文中讽刺皇帝,定为逆案,齐周华被凌迟,家中男丁连坐立斩。 事实上,案发时,齐周华已是七十岁的疯老头。

地方官为了表现忠诚,认定齐召南有牵连,将召南逮捕押送到北京。 有关部门为了显示绝对忠诚,拟定的处理意见是:齐召南隐匿不报,本人流放,家产全部没收。

皇帝认为召南没有歪脑筋,处罚从轻,最后决定,撤销召南职务,放回原籍,家产发还十分之三。

召南从北京回到天台,一个月后,于乾隆三十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去世。

终年六十六岁。 他的墓地在天台花坑之原。 清代是满族人当家,以少治众,缺少自信,形成了中国历史上文字狱最严酷的时代,迫害人数之多、株连规模之广,均属空前。

乾隆皇帝时,文字狱达到顶峰,在他执政时期,共发生大小文字狱一百三十余案。

其中四十七案的案犯被处以死刑:生者凌迟、死者戮尸,男性亲族十五岁以上者,连坐立斩。

这些文字狱,几乎都是牵强附会、望文生义、捕风捉影所致,甚至疯子胡乱涂抹也被定为“逆案”,凌迟者比比皆是。 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南能逃过死劫,也算侥幸。 召南为人质直平和,文名远播。 他认为郦道元的《水经注》对西北地区的内容很详细,对东南方向的水道不甚了了,于是作《水道提纲》三十卷。 他的著作还有《历代帝王年表》十三卷、《后汉公卿表》一卷和若干诗文集。 清代大才子袁枚与齐召南为浙江同乡和朋友,但后于召南入翰林院,他曾为齐召南写墓志铭,说齐召南人长得清癯,个子不高,但显得庄严厚重,眉宇间充满真挚诚朴之气。

其中铭曰:“天台之山,其高万有八千。 以是钟灵,生公其间。 学识其大,才擅其全。 以人视山,几与齐肩。

”将齐召南比作天台山,确是神来之笔。

更多查看【客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