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群工作

新闻检索

  • 类型
  • 信息
  • 更多新鲜资讯请
    关注微信公众帐号

徐志摩死后的第一个中元节,林徽因写了首诗

莲灯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正中擎出一支点亮的蜡,荧荧虽则单是那一剪光,我也要它骄傲的捧出辉煌。 不怕它只是我个人的莲灯,照不见前后崎岖的人生浮沉它依附着人海的浪涛明暗自成了它内心的秘奥。

单是那光一闪花一朵像一叶轻舸驶出了江河宛转它漂随命运的波涌等候那阵阵风向远处推送。 算做一次过客在宇宙里,认识这玲珑的生从容的死,这飘忽的途程也就是个也就是个美丽美丽的梦……1932年本期嘉宾:张定浩这首诗的落款是徐志摩去世后的第一个中元节。

照旧俗,这一夜要放莲灯,接引鬼魂。 莲灯或用真花,或以纸糊成莲花形,在中央放上一盏灯或一根蜡烛,置入江河湖海,任其漂流浮泛。

所以这首诗,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实录。 在《莲灯》一诗中,诗人首先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系列明亮的韵脚。 亡魂弥漫的夜色与悲哀,在此刻为一剪光所聚拢,照耀,对友人的怀念被最大程度地转化为一种自证。 岩井俊二电影《情书》末尾,女孩子冲着面前的雪山高喊,你好吗?然后再对着那山谷中传来的回音喊道,我很好。 这样皑皑如雪的自问自答,堪作《莲灯》一诗没有说出的旁白。

在意思的层面,《莲灯》可以说是一个一气呵成的长句子,但落实到每一行,仿佛又是在不断地重新开始;与此相应的,是每一行音节的重音都落在开端部分,像一个人一次次企图振作,随后的自然陈述和适当的倒装相错落,共同构成漂亮规整的五音步起伏,如同诗人的目光顺着黑暗河流上灯火的起伏。

最后两行,突然打破之前双韵体的韵脚变换,代之以词语的复沓,以此对应于灯火消失在远处的夜里,并转化为梦。

更多查看【党群工作】